谈到高空作业,很多人第一反应就会想到“蜘蛛人”。不断长高的城市催生了这一工种的出现,他们不仅担负着高楼的幕墙清洁作业,还负责外墙涂料粉刷、布幔广告安装等工作。几百米的高楼,依靠一根作业绳悬在空中,悠来晃去的滋味可想而知。

毛坦厂镇,这个位于中国安徽六安市的小镇,大部分时间都像是在沉睡中。只在每天早上7点、中午12点、下午5点以及深夜11点的时候,这个小镇上的一切才会忽然苏醒过来:各种小吃摊支在路边,学生们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,一片生机盎然。这些学生来自镇上的毛坦厂中学,这是中国最神秘的“备考学校”之一,被称为“亚洲最大高考工厂”。

4月6日,北京朝阳区,刘嘉卓在音乐制作人谭伊哲的工作室里弹奏吉他。今年还不到13岁的他,因上传吉他“指弹”视频一时间成为了备受瞩目的网红。而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这名甘肃白银市的初一学生,已来到北京,开始了专属于他的音乐求学之旅。

 这几天,临近毕业季,加上各地房价调控措施的先后出台,“空巢青年”这个词突然间又火了起来。有人质疑,对年轻人来说,“空巢”的状态是普遍而正常的,不应该打上标签,太多的悲情或许只是“自怜;也有人反击,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饱受着孤独煎熬和失落折磨的滋味,享受不到亲情,没有老友,缺乏关心和安慰,成为繁华都市里的孤独者。

2017年2月22日上午八点,北京,鸡年首雪。在北京东二环的一处公园里,太极教练王仕品独自练拳,正在练的这套拳法源自传统陈式太极套路。今年40岁的他,曾经做过12年的小学体育老师,多次荣获国内外太极拳比赛冠军,已是武术7段的高手,在这里晨练成为了他每天的必修课。

这里,就是河北省香河县王店子村的百年渡口,与北京通州一河之隔,也是燕郊人连日来热议的“走水路”进京的“关口”。因为一则燕郊上班族坐船进京的网帖,渡口突然火了起来,也让默默撑了半辈子船的摆渡人李国新成了新晋“网红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