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北京的东五环外,一片0.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容纳了21幢颇有设计感的高层建筑。这些商住两用楼房的外立面被刷上红绿蓝三原色,呈凹凸面,像一个个蜂巢;若从高空看,建筑又排列成了风车。这里被命名为“北京像素”,规整划分的窗格背后,“北漂”们在城郊安放着现实与梦想。他们像一粒粒像素,即使在京城的全景中显得渺小到不可见,也有着各自的色彩。

偶像娱乐产业在日韩已相当成熟,中国近些年也看到偶像产业的巨大市场潜力,诞生了众多娱乐公司并实施练习生制度,给国内怀揣明星梦的孩子提供了又一选择。 然而新兴产业必然存在缺陷,国内不成熟的市场环境和配套设施,以及受众对练习生制度的认知滞后,使这个总体向好的产业的推进并不顺利。 尽管如此,诸多孩子还是选择这条道路,坚定地追逐梦想。

贵阳市第二社会福利院居住着180多位无生活自理能力、无经济能力、无法定赡养人的“三无”老人,50余护工和他们一起生活。提起护工,很少有人会和硬汉形象联系起来,但80后小伙儿钟雷正是这样一个人。这个曾有2年军旅经历的特警骨干已经在护工的岗位上做了六年。

77岁的村民杨宝丰老人喜欢在天气好的清晨出海,从退休到现在,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十多年。因为常年捕鱼,老杨的皮肤被海上的阳光照得黝黑,深深的皱纹从脸颊蔓延到脖颈,双手干枯却遒劲有力。

“心目影院”位于北京鼓楼西街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中。每逢周六放映日,20 平方米的空间里挤满了听电影的视障人士,讲电影和协助现场的志愿者,还有偶尔来访的媒体和学生。

目前,在世的私塾先生仅10余人,87岁的石仲文老先生属该县仅存私塾老师之一。当年,塾馆,他用诗歌吟诵的形式教学,现在,几近失传。坐定请茶石老坐在院里晒太阳喝茶,举手投足间满满“先生”感。